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30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夜未央,一支悲嗆調子又在耳畔迴響。不知怎麼了,近日哀婉的曲子總縈繞不散,即使她下意識冷卻唱機,籬外高樓裡循環飛出低沉的音調,自覺不自覺的嗜好上癮,猶如染上飄飄欲仙的毒品,難以抑制慾望,深陷其中。聆聽,恍惚回到了很久很久的以前,沉魂於獨自流淚到天亮。微弱的燈光,迷落一地,與細小的塵埃糾纏在一起,隨著抑鬱的樂符跳躍著,邀流光斜照的我那晃動的身影同舞霓裳,唉,真是不解此時主人的心境,她哪有那個興致捕作瞬間的樂子? 起身,捲簾,極目闊宇,索菲亞城華燈探索著季節轉換的神秘,一道道光束直射濃密綠叢,徘徊蜿蜒小徑,給過往的行者披上絢麗的綵裳,車水人龍,趕著趟,踩著季節交替的律點,匆匆穿梭於迥異的形色中。她的心,離開瘦弱的軀體,跟著朦朧的夜色去流浪··· 春有幾重?而屬於自己的春又有幾許?明媚的春叩著叮噹的風鈴,暗香湧動袂袖,而自己殢慮情的困擾,於芳華正茂的時節無所適從,視而不見花意溶溶,遠離凡塵,蜷縮方寸樓閣,封鎖蠢蠢欲動的青春心聲。感傷淚痕,又能如何?倒不如斬斷羈絆,放飛心緒,重新爍閃瑞智,投身春的懷抱,聆聽春的淺唱。恰人生流金歲月,英姿颯爽勃發,或叱吒夕陽疆場,或揮戈墨海探尋奇葩,或抖擻精神涉足江河大川,採摘自然的甘霖,澆灌明朝棟樑之苗。 她,時常望著天空,疑惑自己的潛能。一個普通的小女子,安心平凡,淡靜致遠。身邊熟知,善意規勸,走出迷離,外面一片藍天,可她似乎聽不盡去,固守方寸,依簾聽風雨。無聲電波鳴動耳邊,試圖喚醒沉睡多年的玉嬌,難道甘心屈服命運的擺佈,躲著自己構築的小巢,扼殺馳騁草原的駿馬?知道他們激昂自己的鬥志,喚囚魂走出深谷,要印證他們的眼光,殊不知是高看其心目中她。她可步出繡樓,但並非花魁,乃隱西牆疏香素心蘭而已。一花獨放難譜春,百花鬥艷春滿園。青青久居溫室,缺少陽光雨露歷練,若,抓住春的尾巴,釋放暮春的熠彩,需志同道合友人相左,借古布新,撇開兒女情長,跳出貫成的方方框框,改變單調生活模式桎梏,唯強烈迷彩光線刺目,怕,不適應變幻不定的新潮波及。然,若瞻前顧後,也許會失去沐浴春的相輝,枉在滾滾紅塵走一遭。人生,好多事,不試足,便不知深淺,更無成功而論。她身單力薄,但只要眾友拾柴,一起笑談風雲,煥發容光,或許能演繹春天的故事。 忙忙碌碌的日子,於她,也許更好。近日繁瑣累頭,無心悲傷古體平仄裡,也無趣今韻淺唱花開花飛。往來曲徑水廊,偶爾垂眉漣波魚沉,稍作逗留,也為梳理春暮的亂緒,來不及憐心纖陌步塵。只是那柳翠撩撥水面,映下自己扭曲的容貌,驚嚇了凌波的尤物,慌了神,亂了方寸,不知去向何處,為何而去而已。莫笑浮萍,它不過是打破長期的桎梏,投身浪濤澎湃的潮中,隨風飄搖,流向充滿神奇的靜水深處。當銅鏡照面,總是框在追憶過去殤中,怎麼自己卻作繭自縛,不尋向鶯啼燕語的通幽,淡看歲月靜好? 山,一程,水,一程,春,一程。身置廬山不識真面,漫步溪畔不聞秀麗,徜徉花叢不解風情。越過,走過,穿過,孤影紅塵,兩袖清風,容不得回首,唯有傷淚千行。
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他結婚了,和一個他不喜歡的女生。 要怎麼形容我的心情呢? 還記得他追我的方式,有時候還在想他真是膽小鬼,什麼事情都不敢當面和我說,非要中間再加一個人。所以他和邱的關係很好,好到無話不談,好到讓我嫉妒! 那年冬天他借口請我看電影,第一次牽我的手,第一次和我表白。當時我整個人都手足無措,不知道怎麼應對,只是下意識的拒絕。而他,我感覺他的手在顫抖,好像一直都在冒汗…… 我一直都在拒絕他,我自卑。以前是因為讀書、因為身體,後來好不容易決定要答應他去找他的時候,我的天變了。我只能拒絕。但是我沒想到拒絕之後會是這樣的結果。 這兩天呆在他的家裡,真的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。看到牆上他的結婚照,我覺得好扎眼…… 從進他的家門開始,我始終覺得我的笑好假!@!邱說:連她自己都在後悔,如果當初她選擇了大黃,現在也不至於是這樣。 而我也在感歎:如果當初我沒有拒絕他,我們現在也一定很幸福吧?曾經一度的猶豫,如果當初我能夠勇敢一點主動去找他,現在也不會是這樣吧? 可是,生活不是電視劇,我們也不是演員,哪裡來的那麼多如果?我們必須要現實,爸爸不可能復活,我也不可能像2010年之前的我那樣肆無忌憚,想做什麼就做什麼。他有爺爺奶奶要照顧,他的家人希望他早日成家,繼承家業。而我呢?以前,我可以閃婚,可以不顧一切和他走。但是現在,我也有了負擔,我的夢不在了,剩下的就是要守護好家人,我要媽媽不再辛苦,我不要哥哥在結婚的時候被女方刁難,我想要他們過好日子。我沒有資格讓他等到我26歲以後,我也不可能現在就嫁人! 說到底,還是我不夠勇敢,膽小鬼!不敢去嘗試,現在就是自己後悔。 我後悔了!看到他們的結婚照,我後悔了;看到他今天不高興的表情,我後悔了;聽到他們說他一點都不喜歡那女生,只是為了給長輩交差,我後悔了。 現在我也不想想多了,人生是要向前看的,也許他們說得對,我是沒有真的嘗試所以才不懂,一直都活在過去裡面。也許我真的應該開始一段新的感情了,對於他,只能是祝福。 願他能夠幸福!

| 5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一場皚皚白雪,天使般、溫柔的漂漂而下。望眼看去,銀白色的世界,真是美麗極了。 雪下的並不厚,只給大地蓋上一層薄薄的冬衣,絲棉一般,感受著下雪的過程,依舊高興,依舊能踩出吱嘎的聲響……喜歡雪自有喜歡的理由,下雪自會演繹下雪的故事! 孩提時,冬天盼望下雪,不是盼望給小麥蓋上棉被,只是單純的好玩:打雪仗。 打雪仗,這個遊戲對於東北的孩子來說是一種比較平凡的遊戲了,因此每次下雪,總會盡情地玩個痛快。孩子們從村裡打到田野,從田野打到村裡,到處都有取之不盡的彈藥。因為彈藥的殺傷力不強,所以大人們對打雪仗是不會干涉的!伴著雪團的飛舞,忘記了寒冷,傳遞了快樂,也增加了我們的友誼。現在想來,當時的打雪仗是有很多戰術和計策的,比如:前後夾擊,四面埋伏,以逸待勞,集中優勢兵力,迂迴戰術,空城計……運用得得心應手。 天色漸晚,戰事告一段落,我們也各自解甲回家。戰鬥結果沒有輸家,沒人掛綵,但總會弄濕了鞋子,連帶褲腿和襪子。在父母的埋怨嘮叨聲中,脫下的鞋子襪子在火爐上烘烤,一會兒水氣裊裊,一股異味開始瀰漫……運氣好的,父母會給烤個地瓜,還沒考熟,已是垂涎三尺了…… 現在,像我們那時的野孩子是越來越少了,打雪仗也被定義為一種危險的遊戲,家長學校是三令五申加以禁止的,而堆雪人也沒有了工具!更多的父母會在下雪後,帶孩子去照相,這些孩子在雪天的故事,只會保存在相片中,而我們在雪天的故事,會深深地印在記憶深處,不會忘記…… 噢,那逝去的童年,久違的快樂,擊碎的雪球,溶化的雪人,熄滅的火爐…… 孩童時,喜歡下雪,是因為下雪會給我一個承諾,給我一個機會…… 現在仍舊喜歡雪,雖有未泯的童心,卻不再有孩時妄自的行動!更多的是去欣賞,去感悟,去享受;更多的是一種理性,卻少了一份衝動,一份激情。 雪天的故事,只有一絲平淡、恬靜、安然,還有淡淡的朦朧,還有些許的無奈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