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夜未央,一支悲嗆調子又在耳畔迴響。不知怎麼了,近日哀婉的曲子總縈繞不散,即使她下意識冷卻唱機,籬外高樓裡循環飛出低沉的音調,自覺不自覺的嗜好上癮,猶如染上飄飄欲仙的毒品,難以抑制慾望,深陷其中。聆聽,恍惚回到了很久很久的以前,沉魂於獨自流淚到天亮。微弱的燈光,迷落一地,與細小的塵埃糾纏在一起,隨著抑鬱的樂符跳躍著,邀流光斜照的我那晃動的身影同舞霓裳,唉,真是不解此時主人的心境,她哪有那個興致捕作瞬間的樂子? 起身,捲簾,極目闊宇,索菲亞城華燈探索著季節轉換的神秘,一道道光束直射濃密綠叢,徘徊蜿蜒小徑,給過往的行者披上絢麗的綵裳,車水人龍,趕著趟,踩著季節交替的律點,匆匆穿梭於迥異的形色中。她的心,離開瘦弱的軀體,跟著朦朧的夜色去流浪··· 春有幾重?而屬於自己的春又有幾許?明媚的春叩著叮噹的風鈴,暗香湧動袂袖,而自己殢慮情的困擾,於芳華正茂的時節無所適從,視而不見花意溶溶,遠離凡塵,蜷縮方寸樓閣,封鎖蠢蠢欲動的青春心聲。感傷淚痕,又能如何?倒不如斬斷羈絆,放飛心緒,重新爍閃瑞智,投身春的懷抱,聆聽春的淺唱。恰人生流金歲月,英姿颯爽勃發,或叱吒夕陽疆場,或揮戈墨海探尋奇葩,或抖擻精神涉足江河大川,採摘自然的甘霖,澆灌明朝棟樑之苗。 她,時常望著天空,疑惑自己的潛能。一個普通的小女子,安心平凡,淡靜致遠。身邊熟知,善意規勸,走出迷離,外面一片藍天,可她似乎聽不盡去,固守方寸,依簾聽風雨。無聲電波鳴動耳邊,試圖喚醒沉睡多年的玉嬌,難道甘心屈服命運的擺佈,躲著自己構築的小巢,扼殺馳騁草原的駿馬?知道他們激昂自己的鬥志,喚囚魂走出深谷,要印證他們的眼光,殊不知是高看其心目中她。她可步出繡樓,但並非花魁,乃隱西牆疏香素心蘭而已。一花獨放難譜春,百花鬥艷春滿園。青青久居溫室,缺少陽光雨露歷練,若,抓住春的尾巴,釋放暮春的熠彩,需志同道合友人相左,借古布新,撇開兒女情長,跳出貫成的方方框框,改變單調生活模式桎梏,唯強烈迷彩光線刺目,怕,不適應變幻不定的新潮波及。然,若瞻前顧後,也許會失去沐浴春的相輝,枉在滾滾紅塵走一遭。人生,好多事,不試足,便不知深淺,更無成功而論。她身單力薄,但只要眾友拾柴,一起笑談風雲,煥發容光,或許能演繹春天的故事。 忙忙碌碌的日子,於她,也許更好。近日繁瑣累頭,無心悲傷古體平仄裡,也無趣今韻淺唱花開花飛。往來曲徑水廊,偶爾垂眉漣波魚沉,稍作逗留,也為梳理春暮的亂緒,來不及憐心纖陌步塵。只是那柳翠撩撥水面,映下自己扭曲的容貌,驚嚇了凌波的尤物,慌了神,亂了方寸,不知去向何處,為何而去而已。莫笑浮萍,它不過是打破長期的桎梏,投身浪濤澎湃的潮中,隨風飄搖,流向充滿神奇的靜水深處。當銅鏡照面,總是框在追憶過去殤中,怎麼自己卻作繭自縛,不尋向鶯啼燕語的通幽,淡看歲月靜好? 山,一程,水,一程,春,一程。身置廬山不識真面,漫步溪畔不聞秀麗,徜徉花叢不解風情。越過,走過,穿過,孤影紅塵,兩袖清風,容不得回首,唯有傷淚千行。